首页 网站地图正文

马德兴西行手记2:足协不到70小时落实事宜 国足安心备战

  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西行记2

  疫情让中国男足的主场由苏州变成了阿联酋沙迦。当笔者有幸搭上国足的包机从上海出发抵达阿联酋时,作为此次西行的记录者与见证者,在短短的10多个小时里,深刻感受到了中国足协的高效。为保障男足国家队打好这次比赛、减少消耗,各方面的后勤工作至少到现在为止应该可以说圆满的。

  ①

  从飞机落地至踏进酒店,两小时不到

  近年来,中国足球的形象并不是很好,作为主管单位的中国足协不断为外界所诟病。但是,这一次,从5月31日确定比赛移地阿联酋之后,到6月3日国足顺利入住到沙迦的酒店。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能够搞掂一切,如果不是此次随队出征、亲眼所见,无论如何,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阿联酋当地时间6月3日晚18时13分,中国男足以及中国足协代表团一行落地迪拜国际机场,落地之后,所有人员全部都穿上了事先准备好的防护服,然后下机前往海关办理入关手续。需要说明的是,这次中国足协方面不仅仅是为国家队、足协工作团队准备了防护服,也为同机的关岛队以及亚足联代表团包括比赛监督、执法裁判等配备防护装备,只不过他们并不愿意像中国代表团那样穿上。当然,中国足协负责防护工作的人员也不可能强行要求他们全部都穿上。

  在出海关时,相对耗费了一些时间,因为阿联酋海关只是单独给中国代表团以及关岛队、亚足联代表团开设了三个办理入关的窗口。由于阿拉伯人本身办理这些手续的工作人员手脚较慢,因而耗时长了一些。但无论如何,能够单独为中国代表团等随行人临时增加单独的窗口,已算是帮了大忙。就像当初国家队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关时那样,已经在可能的情况下为中国队提供了尽可能的便利。这次出门在外,阿联酋方面这一次确实是够意思了。

  为了让国脚们尽快前往酒店休息,入关之后,国家队一行直接走出候机楼。此时,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动用了曾工作过的中远方面的力量,在阿联酋当地联系好了旅行社的接站人员提前在外面等候。因为事出紧急,加上疫情使得各种出行受限,中国足协根本不可能提前派出先遣人员提前赶到阿联酋打前站、进行考察。所以,只能寻找关系较为密切的中国公司帮忙,紧急处理相关事宜。国脚们分别乘坐两辆大巴,直接从迪拜机场奔赴下榻酒店。

  从当地时间18时13分飞机落地,至20时06分,国脚们拿着随身的行李踏进下榻酒店的大门,前后就只有2小时不到。这样的效率,在目前这种情况下,确实是令人感慨。在让国脚们简单休息后,球队还专门在22时安排了一餐夜宵。在飞机上,东航公司专门为所有人员按照国内的作息时间,提供了午餐以及晚餐。

  当然,在确保国脚们得到充分休息的同时,国家队的后勤工作团队人员是相当辛苦的。至晚上21时40分左右,整个代表团的行李才抵达下榻酒店,所有装卸工作全部由10多名工作人员完成。因为这次除了中国国家队代表团的行李之外,作为赛事的承办一方,中国足协还有诸多为承办赛事准备的行李也需要运往阿联酋。这些后勤工作人员从北京时间3日凌晨5时从苏州红区出发奔赴上海浦东机场,提前完成将行李托运等事宜。在国脚们离开机场前往酒店休息时,这些工作人员又逐一清点行李,然后装上行李车,负责将行李安全送抵酒店。两大代表团即国家队代表团以及办赛的中国足协代表团这么多人的行李超过300件,一件不少地全部安全运抵,这与这些工作人员的辛苦是密不可分的。

  ②

  真正高效的是落实办赛,70小时不到

  当笔者跟随代表团抵达下榻酒店时注意到:出于防护的需要,中国足协将下榻的酒店完全都包下来了。除了中国足球队之外,中国足协负责赛事组织的工作人员也全部都下榻在这个酒店。在短短的两天多时间里,从酒店的考察到将酒店内下榻的其他客人全部遣散,然后再做好各种消毒、清理等工作,前前后后不到70小时。这样的效率,至少笔者以前未曾见过。

  由于事发紧急,中国足协无法派出专人前往阿联酋。最初,中国足协在与亚足联以及其他参赛队进行沟通时,一度达成的协议是比赛安排在迪拜进行。但是,在经过协商,特别是与阿联酋方面再度沟通之时,还是决定将比赛安排在沙迦。选择沙迦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相比迪拜,沙迦上上下下关系更容易处理,而且密切度也更好。这也是最终将比赛选择在沙迦的原因。

  在确定将比赛安排在沙迦进行后,为减少国家队自身的折腾,特别是选择靠近比赛场地的酒店,中远方面在阿联酋当地物色了可靠的旅行社,具体来落实国家队与足协代表团的酒店。据了解,当地旅行社先后联系了多家酒店,提出的条件首先就是这家酒店必须让原有的客人全部都搬出,确保酒店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只有中国代表团,这也是考虑到防疫的需要。不光是中国队,其他几支客队即叙利亚队、马尔代夫队、菲律宾队以及关岛队的下榻酒店也需要由中国足协方面负责落实。

  从5月31日开始,到菲律宾队在3日上午已经从多哈飞抵阿联酋并入住下榻酒店,再到中国队顺利入住下榻酒店,如此短的时间里,搞掂全部一切,这恐怕并不是任何一个单位或部门就可以全部都做到的。就以笔者跟随国足以及中国足协代表团下榻的这家喜来登酒店为例,为了防疫需要,除了中国人之外,就只有酒店里原来的工作人员,见不到其他任何外国人,而且门口有两名保安,禁止与中国队无关的人员入内。

  为了保障国家队的训练,酒店的健身房虽然不大,但原来的男、女两个健身房按照国家队的需求,进行了简单调整,以满足国家队平时在室内进行训练的要求。所有人员在酒店内都是一个人一个房间。当然,在就餐方面,则是国家队代表团专门有一个餐厅,安排在酒店的二楼;中国足协代表团的餐厅则专门安排在八楼的另一个餐厅。因为中国足协代表团负责赛事的运营等,相比之下有可能会与外方人员接触。分开就餐,也是在最大程度上确保国脚们的安全。

  至于其他参赛队,据了解,叙利亚队和菲律宾队安排在一个酒店内,马尔代夫队的情况相对较为复杂,另外安排了一个酒店。关岛队则被另外单独安排到了一家酒店。而与中国代表团同机抵达的亚足联官员包括裁判等,则是被安排在又一家酒店。为了更好地服务于这些亚足联官员,中国足协专门邀请了国际级裁判王迪同行,做好这些亚足联代表团成员的服务工作。

  当然,这几支客队的防疫工作也是由中国足协负责,阿联酋方面仅仅只是配合。但是,这些客队的酒店的防疫情况做得如何?则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取决于中国足协,因为这完全不像在苏州办赛时那样进行全封闭管理,完全可以由中国足协掌控。而到了阿联酋,因为语言、环境等方面的差异,这些客队的人员是否会服从管理?很难预料。这也就为防疫抗疫工作增加了难度。

评论